<dl id="jw0kc"><menu id="jw0kc"></menu></dl>
  • <div id="jw0kc"></div>
    <div id="jw0kc"></div>
    <dl id="jw0kc"></dl>
    <sup id="jw0kc"><menu id="jw0kc"></menu></sup>
  • 打卡

    MP

    连续登录:

    大杂烩 > 社会杂谈

    24小?#27604;?#35780;推荐

        猜你也喜欢

              被川菜迷住的英国姑娘,写了本中国美食书

              我们中间有几个胆子比较大的,比如从海参崴来的萨沙和帕夏,会热情地跟他打招呼,想跟他聊天,或者讲个笑话,一心想让他笑一笑,但他还是一张冰块脸,完全面无表情,?#27426;?#22768;色,只是和往常一样问道:「啥子面?」 ——「鱼翅与花椒」 这是英国女作家扶霞·邓洛普书中的?#21861;?#25285;担面老板——谢老板。 谢老板在四川大学外面开了一家面馆,玻璃橱柜里的红油、花椒面儿、葱花、?#20174;汀⒋住?#30416;和胡椒,引诱着往来的好吃嘴。一口担担面下肚,可谓是「非常有效的醒神药,简?#26412;让埂? 1992年,从事亚太地区新闻报?#20048;?#29702;编辑的扶霞来到中国,本意是研?#21487;?#25968;民族历史,却在途径?#21861;?#26102;爱上川菜。她留在四川大学学习,并成为当年四川烹饪高等专科学校第一位外国学徒。

              △扶霞在四川烹饪高等专科学校学习川菜

              来到中国后,扶霞经历的每一件事、各种食物似乎都冲击着她的「三观」,鸭肠、猪脑花、兔头这些在四川人看来再平常?#36824;?#30340;食物,对她来说却是「毛骨悚然」的记忆。 我通过汉语老师认识了一位研究烹饪史的学者,人很好,邀请我出去吃火锅,然后点了一大盘很贵的猪脑花,说是专门给我吃。他用小漏勺把脑花放进咕嘟冒泡的汤底,煮熟了倒进我的味碟中。 ——「鱼翅与花椒」 初来中国时,扶霞和大多数老外一样,对「狂野」的中国菜敬而远之。而这一次,每当扶霞想「调虎离山」地处理掉脑花时,对方总会往她碗里再添?#21491;?#28857;,几个回合下来,扶霞败下阵来。 她心一横、眼一闭,张口就吃了,「那口感像奶?#24120;?#26580;软绵密,又很有丰富的层次,真是危险的诱惑」。

              置顶回复

              请输入内容
              发布
              广东十一选五预测分析软件
              <dl id="jw0kc"><menu id="jw0kc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• <div id="jw0kc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jw0kc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l id="jw0kc"></dl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jw0kc"><menu id="jw0kc"></menu></sup>
            • <dl id="jw0kc"><menu id="jw0kc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• <div id="jw0kc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jw0kc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l id="jw0kc"></dl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jw0kc"><menu id="jw0kc"></menu></sup>